人们总是把Crush误以为是爱情

人这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一般不至于再被伤害得肝肠寸断。——村上春树《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

Crush
曲名:Crush
歌手:Yuna / Usher
所属专辑:Crush
发行年代:2016
风格:流行灵魂乐 Pop Soul

00:00/00:00

展开歌词


You call me on a lazy afternoon
慵懒的午后 你拨通电话
Asking me what I'm up to
问我在做些什么
Let's find something to do
不如一起吧
Baby I'd be down, down, down
但亲爱的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我恐怕要拒绝你
You know I'd be down, down, down
你知道的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近日来我情绪有些低落
I see you arriving in your car
看见你驱车而来
Jet black Mercedes, built in the 70s
那种七零年代的曜黑色奔驰
Classic like you and me
像你我一般雅致
I'll be coming down, down, down
好吧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你稍稍等一下
I'll be coming down, down, down
我就要下楼了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就要下楼了
I feel a little rush
感觉有些匆忙
I think I've got a little crush on you
我想我已经有点爱慕你了
I hope it's not too much
希望还没陷得太深
But babe when I'm with you, I hear it
但是亲爱的 和你一起的时候
My heart singing
我总听见自己的心唱着悠扬的歌曲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Honestly I shouldn't waste time no more
说实在的 我不应再浪费时间
Cause all these little boys you're chasing, did they break your heart?
你追的那些小男生
I know you've been down, down, down
我也知道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最近你不大高兴
I won't let you down, down, down
但和我一起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你绝不会失望
I feel a little rush
虽然有些仓促
I think I've got a little crush on you
我想我已经因你而心动了
I hope it's not too much
希望还没陷得太深
But babe when I'm with you, I hear it
但亲爱的姑娘 和你一起的时候
My heart singing
我老是听见心脏唱着欢快的歌曲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I see you the same
如果你也感同身受
I see it in the way that you behave around me
我知道你在我面前的表现纯属自然反应
And I can't tell
我不能张扬
What we have is different from anyone else
他人难懂我们之间的微妙
Cause you stop doing what you're doing
放手那些琐屑吧
When I call you come to me running
给你打电话 你马上奔向我
And I would do the same for you
我也愿意向你靠近
So tell me that you feel it too
所以向我坦白你也一样喜欢我吧
I feel a little rush
尽管有点匆忙
I think I've got a little crush on you
但我想我已经为你倾心
I hope it's not too much
希望还没陷得太深
But babe when I'm with you, I hear it
但是亲爱的 和你一起的时候
My heart singing
我的心在歌唱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I think I've got a crush, babe
已为你恍惚 亲爱的
Crush on you too
我亦是如此
Feel a little rush, baby
这感觉来得些许匆忙
And I feel it too
和你感同身受
I think I've got a crush, babe
已为你倾心 亲爱的
Crush on you too
我亦如此
Feel a little rush, baby
这感觉来得些许仓促

Crush

文/刘瑜

英文里有个词,叫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后来才知道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d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

Crush的意思,这么长,这么微妙,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词来翻译。“心动”似乎是一个很接近的译法,但是“心动”与“crush”相比,在感情烈度上更微弱、在时间上更持久,而且有点朝恋爱、婚姻那个方面够的雄心。Crush则不同,它昙花一现,但是让你神魂颠倒。

我觉得Crush是一个特别实用的词汇。它之所以特别实用,是因为我意识到,其实人生体验中的大多数“爱情”,是以“crush”的形式存在的。如果让我掰着指头数,到底真正“爱”过多少个人,那恐怕也就是一……二……绝对不超过三个。但是如果让我想想,自己曾经对多少人有过crush,那就多得,哎呀,反正我都不好意思数了。

爱情是一场肺结核,crush则是一场感冒。肺结核让人元气大伤,死里逃生,感冒则只是让你咳点嗽、打点喷嚏,但是它时不时就发作一次。

Crush一般来势迅猛。初来乍到的时候,会让你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它的爆发,一般是受了某个因素的突然蛊惑,导致你开始鬼迷心窍。比如,你就是喜欢某个人长得好看,帅得让你流口水。比如某个人说话的方式让你特别舒服。比如你在网上看了某个人的一篇文章,你觉得,写得真好啊,我必须认识他,我们之间必须发生点什么。有的时候,crush的原因小到莫名其妙。可能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手长得特别好看,而那天他用那双手给你夹菜来着,你就会喜欢他三天。还可能因为一个男人笑起来的神态特别孩子气,你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忘记那个表情。

但是开始时,你不知道那只是三天、一个星期的crush,你捧着自己“怦怦”跳动的心,想,他真好,真是无与伦比,真是我找了一辈子的人啊。

然后你开始幻想。有那么一段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星期,你活得腾云驾雾。你幻想他来看你。你幻想你们走在大街上,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住你的手,然后不肯放开。你幻想你们呆在房间里,换了三百八十种拥抱的姿势,却还是没有把要跟对方讲的话说完。

等你把该幻想的幻想完毕之后,这个crush的也就燃油耗尽了。

Crush和爱的区别就在于,那份幻想还来不及变成行动,它就已经烟消云散。它之所以没有转化成行动,也许是因为你很羞涩,不好意思表达,然后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你们没有“发展”的机会,时间或者空间的距离,让那份“心动”慢慢因为缺氧而窒息。也许是因为等到对方走得更近,你看清他的全部,他身上那个“亮点”慢慢被他的其他缺点稀释,以至于那份感情还来不及升华,就已经腐朽了下去。

爱情它是个小动物,要抚养它长大,需要每天给它好吃好喝,没有点点滴滴行动的“喂养”,crush就那么昙花一现,然后凋零了下去。

对方可能甚至不知道你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你自己事后可能都不承认或者不相信自己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但是,的确有过那么一小段时间,因为这个人,你心花怒放。你七窍生烟六亲不认五迷三倒。你摆脱了地球吸引力而在幻觉里展翅翱翔。

Crush是速朽的。它的残酷和优美,都在于此。

当crush试图从一个火花变成一个种子,在现实中生根发芽时,种种“计较”开始出现:哎呀,其实他好像挺尖刻的……“事业”不怎么样……他还挺花心的……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然后“责任”啊、“道德”啊、“家庭”啊,世俗的一切噪音,开始打着“爱情”的名义,潜入crush,把它从一声明亮的口哨腐蚀成一个拖沓的肥皂剧。

糟糕的是,人们总是把crush误以为是爱情,败坏那份幻想的轻盈。人们迫不及待地要从那瞬间的光亮中,拉扯出一大段沉重的故事,最后被这沉重淹没,深陷泥沼、积重难返。

然而闪电怎么可能被固定住呢?C说,面对有些可能性,转过身去,是个美丽的错误,但是迎上前去,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所以当crush来临的时候,放纵它,但无需试图抓住它,把它的头强行按到爱情的粮草当中去。你可以托着下巴,设计那些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与自己辩论下一次见到他时该穿的衣服、该说的话、该问的问题、该有的眼神,与此同时,你深深地知道其实下个月,你就会将他忘记。你迷恋这份幻想,但也停留在这份幻想。你看着手中的那根火柴,那么短,慢慢地烧到了指尖,然后熄灭。熄灭之后,你心存感激,为无边黑暗里短暂然而鲜艳的那点火焰。

摘自刘瑜《送你一颗子弹》

crush和love真爱

猜你喜欢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